by5112.com鲍鱼

   () 第二日,刘鸿渐留下一万五千骑兵以及两千枚手榴弹看押俘虏,自己则带着余下的万把人过滁水直奔浦子口。

   南jing虽然名义上被叛逆军掌控,可叛逆军已灭,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城内的千把杂牌兵应该怎么做才能保命。

   浦子口上百大小船只,只一趟便把万把人数装船。

   刘鸿渐还是第一次见到古时的长江,哦,如果不算书中以及电视中,这厮压根就没见过长江。

   波涛阵阵,宽阔的大江一眼望不到边,他所在的福船是整个船队中最大的一只,在这长江之中却宛若弱不禁风的落叶般。

   不管你有多牛逼,也不管也有多么放荡不羁爱自由,面对滔滔江水,刘鸿渐方知苏东坡那句气势磅礴的词是多么的应景。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船队晃晃悠悠了足有小半个时辰才堪堪到得对岸,刘鸿渐倒还好,毕竟在辽东湾经历过更猛的,可不少京营兵哪里坐过船。

   一排排窝在船舱里的士兵下了船一溜烟便跑到岸边大吐、特吐起来。

   浦子口距离南jing城已不足三十里,即便是没有了战马,也不过一个时辰,南jing城的轮廓便浮现在众人面前。

   “城下何人?”城头守将见远处行来无数军将,而且还不是惠王殿下的战旗,差点吓尿。

   南jing守备本是徐允祯之子徐其印,但这厮昨夜不知抽了什么疯竟消失不见,二把手马小六不得已担下守备之职。

  
长卷发西帽清纯女孩咖啡馆惬意下午茶可爱写真图片

   “我乃大明安国郡王刘鸿渐,速速打开城门,降者不杀!”刘鸿渐安坐马上只对城头高喊。

   城头守兵一听便乱了套。

   “大人,看样子国公爷和惠王殿下是败了,我等怎么办?”马小六身边一兵士小声道,言语间竟带着颤音。

   谋逆和从逆没有什么分别,再加上他们出身低微,开城就是个死。

   马小六拧着眉头沉默片刻。

   “开城!迎安国郡王殿下!”当断不乱反受其乱,也只是片刻,马小六便下了令。

   徐其印那狗娘养的定然是出城跑路了,留下他们这等可怜之人受罪,既然你不仁,便莫怪老子不义了。

   一声令下,哗啦啦吊索放下,咯吱咯吱古老的南jing城门大开。

   虽然料定这守备不敢抵抗,但刘鸿渐还是有点犯嘀咕。

   毕竟是大明先前的都城,城高墙厚的,别看城中没几个守军,可他也没带火炮呀!即便是带了火炮,没个十天半个月也休想破开。

   哼,还算有点良知,刘鸿渐猫了一眼城头。

   一声令下,一万多京营兵鱼贯而入,分出四路分别冲向四方城墙,原有的从逆军随即被押解下来。

   刘鸿渐没工夫管其他,自带着两千亲卫直奔六部衙门。

   大明有两个奇葩,第一是同时存在三个都城,第二是有两套领导班子。

   北都北jing,南都南jing,中都凤阳。

   在北jing和南jing各有六部等衙门,北jing是为北漂,是干事用的,南jing是为南混,说白了,就是混子、混生活、混吃等死的混。

   银子照发、福利照拿,除却兵部有点作用外,其余五部皆是闲的没边,真可谓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

   这要是搁在后世,不知有多少人艳羡。

   可在明朝却不同,南混们大多是权利斗争的失败者,被打发到南都养老。

   他们不仅不乐意,还天天长吁短叹,恨朝廷不公,恨苍天无眼,就是不恨自己无能。

   以至于刘鸿渐到得六部衙门,竟没找到一个人,一番探查得知的结果令刘鸿渐差点跳脚。

   六部尚书有俩在天香楼吃花酒,俩在翠云阁听曲儿,一个进了大狱,一个在家里睡大觉。

   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将其中的五个尚书并各衙门侍郎、给事中等人抓到了衙门之内。

   之所以要抓,是因为凡是此时还能在城内逍遥的,皆是从逆,一众南混们得知惠王大败,皆是如丧考妣般哭喊着自己是被逼无奈。

   刘鸿渐哪有功夫听这群鸟人聒噪,数捆成粽子游街一周,押到了刑部大牢收押。

   至于进了大狱那位南jing兵部尚书,刘鸿渐打算亲自去接,因为那个人在史书中露了脸。

   史可法,扬州十日捍卫汉人最后尊严的侠之大者、民族英雄。

   公元一六四五年五月二十日到二十九日,所有汉人都需牢记这十天。

   史可法在手中无兵无将的窘境之下,率领扬州百姓抵抗野蛮的侵略。

   多尔衮、明廷降臣多番劝降,不止史可法、体扬州百姓毅然决然抵抗到底。

   螨清炮至破城,血色屠夫豫亲王多铎一朝入城,十日不封刀,几世繁华的扬州城是时“堆尸贮积,手足相枕,血入水碧赭,化为五色,塘为之平”。

   城中积尸如乱麻,扬州百姓除少数破城前逃出和个别在清军入城后隐蔽较深幸免于难者以外,几乎部惨遭屠杀,仅被和尚收殓的尸体就超80余万具。

   扬州城破,史可法自刎以谢朝廷,端的是忠肝义胆。

   只是在整个南明,存在两个后世争议极多的人物,其中一个便是这史可法。

   如果用八个字来形容,上联忠肝义胆,下联便是刚愎自用。

   缺点尚且不说,铁骨铮铮的文臣刘鸿渐还是很欣赏的,他值得刘鸿渐的亲自迎接。

   到得刑部大牢只一提身份,牢头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穿过昏暗无光的牢狱,刘鸿渐见到了居于最里侧的史可法。

   其人年约四十,个字不高其貌不扬,一身素衣之下正气浑然,见到来了人也是没有半分待见。

   “不用多费口舌了,老夫即便死在这暗狱之中,也断然不会向你这等谋逆之人投降。”虽然见这年轻人面生,但史可法仍旧把其当做惠王的说客。

   半个多月来,几乎每天,都会有往日的同僚前来,试图说服他为惠王朱常润所用。

   “史大人怎知本王是来做说客?”刘鸿渐看着这倔强的壮年人不禁生笑。

   见多了北jing城内软绵绵的文臣老大爷,突然遇到个横的,竟让刘鸿渐觉得十分有趣。

   “哼!杀了老夫吧,否则你就是孬种、懦夫!”史可法愤怒之下说的是唾沫横飞。

   “大胆!此乃大明安国郡王,不得无礼!”

   ps:部加更加完,虽有些疲累,但守诺是最基本的行为准则,谢过这两天打赏的诸位兄弟了,还有感谢几个从盗版转来打赏本书的朋友,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开个玩笑哈哈,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