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爱视频

   崇祯搞不明白刘鸿渐为何对三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如此上心,但身为皇帝征召三两个人还不是手到拈来?

   随即崇祯便写就一道圣旨,用了印后让王承恩送去通政使司通报。

   说完了自己的事,刘鸿渐行了礼就想转身闪人,可刚踏出两步就被崇祯叫住了。

   先前的内阁被刘鸿渐差点一锅端了,直到现在朝廷的内阁还是半残废状态,近几日朝臣多有建议重组内阁的,崇祯想问问刘鸿渐的意见。

   额,刘鸿渐挠了挠头有些为难,你要说抄家,咱在行,让俺举荐内阁成员,那些个老头子长的都差不多,俺哪知道谁合适呀!

   不过崇祯既然问了,刘鸿渐还是准备说下自己的意见。

   首先就是要找办实事的人,像魏藻德那样的,察言观色,之乎者也信口拈来之辈有什么卵用?满清打过来,还不是撅着个屁股不知所言?你还能用唾沫把人喷死还是咋的?

   别跟我说什么大学中庸、德才兼备,老子只看谁能办事,兵者,看你练兵、带兵、指挥作战的能力,工者,看你营缮、虞衡、都水的成果……

   像目前的各部尚书,干的就不赖嘛!

   简而言之就是经世致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多的也没说,刘鸿渐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见崇祯眉头有皱了起来,似乎在思考刘鸿渐说的话的意思,刘鸿渐也不打扰转身就打算离去。

   “你这竖子慌什么,现在你也是内阁大学士了,可朝会总不见你!朝臣多有非议,朕命你至少每三日来上一次朝!”

  
高颜值大眼美女花丛中美如天仙唯美动人写真

   刘鸿渐踮着脚,苦着个脸转回身去。

   “七日一次行不?”跟一堆老头子开会,还是没完没了的会,想一想刘鸿渐就觉得无聊。

   “还敢跟朕讨价还价?不行!”崇祯板着个脸,每次与刘鸿渐讨论过问题,虽一时想不明白问题的根源,但过后他总有所启发。

   以至于崇祯恨不得刘鸿渐每日里呆在他身边,当个专职的顾问。

   可他又知道刘鸿渐属于牵着不走,赶着后退的性子,还很懒,唉,真是让人头痛。

   “那就五日?皇上你也知道臣最近在练兵,忙的不行,臣可不想练不好遭人笑话,那可是皇上您的亲军呀!”

   刘鸿渐是真的不喜欢开会,能厚着脸皮赖一次就赖一次。

   “哼!”崇祯冷哼一声,心里想着就你那千把个士兵,练好了又能顶什么事,不过他也懒得和这个惫懒的小子讨价还价了。

   呼——终于混过去了!

   刘鸿渐见崇祯默许,长出了一口气,行了礼出了乾清宫。

   脸皮厚就是好呀!早知道脸皮厚可以通天下,说啥也得塞本厚黑学进去,刘鸿渐心想。

   脸皮厚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境界,第一自己不知道自己脸皮厚,第二自己知道自己脸皮厚,但是怕别人知道。

   第三所有人包括自己都知道自己脸皮厚。

   这第四种境界,也是最高境界,不但知道自己脸皮厚,别人也都知道你脸皮厚,你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没事就提醒一下大家。

   这种境界简称:不要脸!

   跟那些嫌水太凉的朝廷大臣想比,想想自己估计才刚刚入门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呀!吾将上下而求索……

   刘鸿渐摇了摇头,出了宫又去了一趟工部。

   自从上次刘鸿渐把ak给工部尚书范景文,刘鸿渐总共见了老尚书两次,每次范老头都眉头紧皱,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相比李邦华兵部的严整,工部就显得热闹一些了,一堆工科大佬要么是围着各种图纸讨论着施工方案,要么就是商量处理下级各部提出的工程项目。

   工部尚书范景文站在最里面的案子边,案子上摆放着一堆零件,刘鸿渐大眼一瞄。

   乖乖!那不是俺的ak?

   怎么成一堆零件了?范老头对它做了什么?我的枪!

   范景文见来了位稀客,忙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迎接。

   “稀客呀,安国伯!正好老夫有问题请教你!来来!”老尚书把刘鸿渐请到桌边,指着那一堆零件。

   “说来惭愧!老夫前些天把那阿卡爱母给拆分了,现在……竟不知如何拼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