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那个叫什么抖音

   “小雅!!”看见大门在遭到破坏后我内心一下子就奔溃的想要冲过去,当局者迷,明眼人一看一想的话,就能看出对方是故意把这破门摆露给我看,引我上勾的。

   “秦兄弟,不要去,这摆明是陷阱。”幸好我旁边还有一个旁观者清的赵哥,他及时的将我拉住,阻止我跳进这个明显得再不能明显的火坑。

   “呼…”虽然救人心切,但我心里也清楚赵哥说的是对的,所以我在耐住脚步的同时,也大口的喘了几下粗气,缓解着自己的情绪。

   而赵哥也知道我现在急切想做的事情就是冲进去救人,所以在趁我平复自己的同时,赵哥也开始探视着医馆外围的动静。

   在看了一会儿后,赵哥先分析出了一个让我安心的结论:“对方如果是有备而来,按理说小雅姑娘肯定是没机会拨出那个电话的,我想他们肯定是想故意通知你回来,那么他们主要的目标肯定还是你,所以他们现在是要拿小雅来威胁你什么,在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前,小雅还是安的。”

   赵哥的这个分析很可能,但这么一来的话,我们就更加陷入被动之中了,于是我在点头认同赵哥话的同时,一边也说出了自己的忧虑:“那这么说的话,现在医馆里肯定有他们埋伏。”

   局势虽然有点被动,但赵哥这么多年的工作生涯里肯定遇到过不少类似这样的情况。

   我又继续对着赵哥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跟他们谈判还是怎么做?”

   “谈判?他们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闯门绑架了,摆明就是铁了心而来,估计要么就是得到你,要么就是鱼死网破。”

   听到赵哥这个话后,我当场就激动的对赵哥表明态度道:“不行,他们要什么东西给他们就是,但绝不能让小雅有事。”

   我的这话其实等于是在向对方妥协了,赵哥也只好再次无奈的向我确认了一句问道:“你确定吗?这等于是向他们投降了。”

   投降二字,停在耳里还真的是够刺眼,我也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窝囊过,以前不论遇到多大的危险,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拔刀对拼,可是这一次……我毫无斗志,只想小雅平安无事。

  
清爽妹子温馨又耀眼

   我的内心做着强烈的挣扎,一边对赵哥点头道:“投降!只要他们肯放过小雅,他们要什么都给。”

   做出这个决定时,我心里也已经有思想准备了,他们能要什么呢,而我也是没什么东西能给的,除了脖子上这颗有效期只剩两年的帝王石。

   现在我也不知道它是因为被圣贤使者给击碎后才导致的两年期效,还是当时陈魇淳在交给我的时候就只是让它缓解一下我的死期。

   离开帝王石或许我撑不过几个小时就会成为植物人,几天后就会跟陈魇淳一样衰老死去。

   我真敢拿命这么去赌,当然不是我一点都不怕死,而是把希望做赌约,赌小雅能在我衰老死去之前解开那本玄幻小说“长生不老决”的秘密,为我解除灵骨之变的痛苦。

   “咔嚓…”见我真的拿定主意般的妥协后,赵哥义无反顾的再次为我掏出了手枪,然后轻拍着我的肩膀道:“我去跟他们谈判,你在这里等我。”

   “不行,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你这样进去太危险了,这是我跟他们的事情,不能让你去冒生命危险。”

   见我完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后,赵哥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种甚是欣慰的笑容,但他手上还是笑着阻止于我道:“你是祖国的花朵,还有美好的成长未来,就先乖乖躲在大树底下吧。”

   “哒…哒…”在说完之后赵哥也不再给我机会争辩,直接飞身而疾,朝着医馆而去。

   赵哥虽然身份特殊,而且手里又有枪,但我还是害怕事情有变,于是在看到赵哥走进医馆后,我也起身悄悄的跟了过去。

   当我借助停车场作为掩体观望了一会儿医馆的动静后,赵哥的身影竟然从医馆内走了出来。

   他的面色很凝重,不过看上去并没有遭受伤害,看他焦急的站在那里找寻着我,应该是有情况的。

   于是我也不做隐藏的从车旁站了起来,赵哥在看到我后,就二话不说的对我喊道:“秦兄弟,不对劲,馆里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听到这句话,我内心真的一下子慌了,那就是说,从刚刚开始,我和赵哥所说的那番推论都是不成立的,他们绑走小雅不是为了威胁我。

   可我们也是初来乍到才到这地方,如果不是为了抢夺我的帝王石,那会是什么别的事呢?总不会是我们得罪什么人了吧?

   可我在心里想了一下后,还是有点想不出别的可能性来,觉得除了抢我的帝王石外,没人会冒着坐牢的风险来对付我们。

   所以我还是有点不信邪似的,不相信赵哥的话,在跟着赵哥一同跑进医馆后,我又立马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医馆的每个房间。

   可结果就跟赵哥所说的一样,馆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影,而且既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要不是门遭到了破坏,我还真以为小雅是有什么事儿出去了。

   可这样子就已经够奇怪了,所以在把医馆翻查了一遍后,我还是回过神来的对赵哥商量道:“好奇怪,如果不是门遭到破坏了,我还真怀疑这都是假的。”

   听到我说到这个,赵哥忽然指着馆里的摄像头对我道:“你不是装了监控吗?去看看不就好了?”

   这一点我也早就已经想到了,刚刚在检查房间的时候,也已经去看过监控室的情况了,可是不但监控路线遭到了损坏,而且里面用来储存视频的硬盘也已被偷走了。

   赵哥一听连这个都被他们拿走了,他也很是惊讶无比的说道:“看来这群人不但做事心狠手辣,而且还是熟知你这里情况的心思缜密之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