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宝盒(破解版)

   钓鱼线虽然细小透明,但都是由非常坚韧的材质制成,光凭手劲很难拉断,所以在断掉的瞬间,我也完无暇去顾及钓鱼线的源头究竟在哪,而是立刻跟白姐一起做出了防御的警惕姿态。

   “咻…咻…”几乎是在钓鱼线断裂的同一时刻,数把飞刀就朝我们这里飞袭而来,但在早有准备的我们面前,当然是被我们轻松躲过了。

   而且不光躲过了,我还趁此机会看清了飞刀袭来的方向,我立刻振奋不已的对着白姐道:“白姐飞刀是从厕所的通风口那里传来的。”

   白姐也在这时候看清了飞刀的方向,当她在看清飞刀的方向后,白姐却没有朝厕所那里追赶而去,而是扭过头来的朝我们身后望了过去,并在看了一眼后,还对着我好奇的说道:“看来对方也是有备而来,可如果对方知道我们的底细,又怎么会用这么简单的偷袭手法攻击我们呢?”

   白姐这句话听得我莫名其妙,没有被打到难道还不好吗?可看着白姐意味深长的神情,我又觉得白姐好像话里有话,所以我也没有反驳她,而是跟白姐一样,面色严谨的朝她问道:“怎么了白姐,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也许是时间太过仓促,来不及布置更加精密的机关陷阱。”

   我的这句话听上去也算有道理的,可白姐却执意的对我说道:“不对,飞刀的攻击目标并不是我们。”白姐的态度是那么的坚决,在一边说着的同时,就已经一边自行的朝我们身后折返回去了。

   我看不透白姐为什么这么做,但出于对白姐的信任和担心白姐的安,所以我也还是立即跟上脚步来到了白姐的身旁。

   我们根据飞刀飞行的痕迹,一路追寻到了绿化带附近的路灯旁下,飞刀就落在路灯柱子下,我数了一下,居然一共有五把。

   而且每把看上去都锋利无比,看着地上的飞刀,我有些后怕不已的对白姐道:“真够凶狠的,这要是被它们戳到一下,不伤筋断骨也起码皮开肉绽了。”

   可白姐却一脸略有所思的什么都没说,而是站在路灯边下缓缓的蹲下了身子。

   我以为白姐是要去捡这些飞刀,吓得我立马喊声制止了她:“白姐,小心飞刀有毒,让我来吧。”

   但当白姐看到我要去腰身捡取飞刀时,她却也是立即出声制止了我,并对着我大喊道:“不要捡。”

  
白皙纯净少女高清唯美照

   我以为白姐的阻止是她忘了我百毒不侵的体质,所以我还立刻故意提醒了她一句:“白姐没事,别忘了,我百毒不侵的。”

   可白姐阻止我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对我正色分析提醒道:“小秦你看这些飞刀的轨迹,如果它们是从厕所那边飞出来的话,可我们刚刚是站在这里的,所以从轨迹的方向来判断它们好并不会伤害到我们所站立的位置。”

   白姐的话虽然听得我云里雾里的,不过当我在照着白姐所分析的情况去验证了一下飞刀轨迹后,我也发现了事情好像真如白姐所说的那样。

   可这让我更加不明所以的对她问道:“飞刀如果不是为了袭击我们,那是为了什么呢?”

   在听到我的这一问话后,白姐忽然间对我回答了一个让我彻底蒙圈的答案:“为我们指路!”

   白姐这话听得完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对她反问道:“指路?指什么路?”

   见我不明白,白姐在一边说着的同时,一边指着地上的飞刀对我道:“你看这些飞刀罗列摆放的痕迹。”

   经白姐这么一说,这些飞刀的摆放好像还真有点不一样,五把飞刀虽然有点不太整齐,但从抽象的角度看,它摆列的形状好像有点像五角星。

   而且五把飞刀所对准的方向正是路灯下面,这是真有什么别的用意吗?白姐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等我看出端倪之后,白姐也随即又对我补充提醒一声道:“小秦你看路灯下面的草皮还是新的,好像刚被翻动过,你快翻起来看看。”

   我立刻挑起黑刀,将飞刀包围范围内的草皮小心翼翼的翻了出来,没想到真让白姐给说中了,在草皮底下居然有一个挖空的小洞。

   而我在看到真藏有玄机后,我也立即加大力度的利用黑刀把土壤翻了出来。

   “沙…沙…”当我在继续翻动了几下后,我两眼忽然冒出了金光,这草皮底下所埋藏着的竟然是一个布袋,虽然还只是露出一点点,但这个独一无二的布袋,我仅需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我遗失的那个用来装符咒的布袋。

   我像打了鸡血似的三下五除二,就将掩盖在布袋上的土壤都小心翼翼的翻动而出,深怕动作一大就会损坏我的符咒袋子,在等符咒袋子安然无恙的刨出土外后,我又立即一脸愉悦和兴高采烈的将布袋给了起来拿在手里检查着袋子里面的符咒。

   这突如其来的失而复得,让我欢喜的有点惊慌失措,我一边用手拍去布袋上的泥尘,一边将里面的符咒一张张仔仔细细的检查着,发现都没有损坏时,我的内心除了高兴外,也立刻好奇不已的对白姐问道:“这袋子怎么会被埋在这里?”

   我因为激动而高兴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情绪了,其实我想问的真正意思是“小偷既然这么千方百计的把袋子偷走,他为什么不纳为己有,反而还冒着被抓到的风险把它埋在这里呢?”

   而且不光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偷东西的人,他会放弃这袋符咒?而且还会特意飞出飞刀为我们指路?但我因为一时过分的激动,大脑都有点语文伦次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不过白姐已经从我焦虑的眼神领会了我的所要表达的意思,她把目光回头望向了那间公共厕所,在看了几眼后,她也像是略有所思般的对我喃喃说道:“看来这件事,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