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的看片软件安全不

   “天行”二字的金字招牌,在朝阳下熠熠闪光。

   两头威武的石狮子,已被岁月的风雨,盘出了一身青黑色的包酱。

   朱红色的大门前虽无兵丁把手,但长街前来来往往的行人,却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似乎唯恐惊醒了一头打盹的猛兽!

   此间是应天府,天行盟总坛!

   亦是魏家族地!

   但在老应天府人的眼里,此间先是魏家族地,然后才是天行盟总坛。

   流水的郡府。

   铁打的魏家。

   大离开朝都不过两百余年。

   而魏家,已经在此间三百多年!

   那时候这里还叫清河县。

   是两百年前魏家人组建天行盟后,此间才升格为应天府的。

  
歪歪的玩耍

   这是何等的光荣!

   老应天府人们,无不以魏家人为荣……

   这日清晨。

   一名身穿金红色锦袍,头戴四方帽,腰间扎了一条青玉腰带,腆着个大肚皮的中年男子,缓步登上了“天行”二字金字招牌前的七级阶梯。

   他身无长物。

   身后亦无长随。

   揣着双手,面带笑容。

   就像是一位酒足饭饱后,出门遛弯的富家员外。

   朱红大门内守门的年轻门子,见了富家员外,并未因他不似江湖中人,而有半分怠慢,有理有节的揖手道:“尊下何事至此?”

   胖员外笑呵呵的回礼道:“中元州金钱帮帮主第二胜天,有事求见魏盟主,请小哥儿代为通传!”

   年轻门子一听,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胖员外竟是一帮之主,连忙侧身道:“第二帮主请进,您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去给您通传!”

   胖员外微笑着颔首:“麻烦小哥儿了!”

   年轻门子将胖员外请进大门内的凉亭小憩,拔腿快步往内行去。

   胖员外的揣着双手,立在凉亭外,仰头眺望这片巍峨庄重的园林,语带笑意的点头道:“流水的王朝,铁打的世家……好算计,好算计啊!”

   不多时!

   一阵鸡飞狗跳的动静儿自园林身出传出。

   只见一名青衣峨冠,面容方正威严的中年男子,小跑着领着一排敲敲打打的家丁,与一排捧扇提炉的俏丽侍女,自园林深处冲出,人还未知,已闻笑声:“哈哈哈,第二帮主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待行至胖员外面前,青衣中年人推金山倒玉竹一揖到底:“久闻第二帮主大名,近日终于得见,不胜荣幸!”

   胖员外依然面带笑容。

   但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一般的立在凉亭边缘,未上前搀他一把。

   “魏盟主客气了!”

   他笑着说道:“某家惊扰魏盟主,是为取回魏无仙魏前辈留下的九蛟印,还行魏盟主行个方便,将九蛟印交予某家,某家当记魏盟主高义,来日必有一报!”

   他笑的很和蔼。

   然后作揖的青衣中年人,却有些笑不出来了。

   九蛟印,乃二百多年前,时任九州武林盟主的魏无仙,召开九州武林大会,合九州之金水火共练而成的一件奇宝!

   之所以以“蛟”为名。

   一是为区别于皇权。

   二是为彰显江湖人桀骜不驯之共性。

   此印既是九州武林盟主的身份象征,亦是一件威能奇大的飞天宝物,巅峰之时,乃是能与传国玉玺相媲美的至宝!

   但此印,唯有九州江湖共尊之武林盟主,才能发挥此印威能!

   无德无才者,强据此印,只会遭九州武林气运反噬,不得善终!

   自上一代九州武林盟主魏无仙之后,九州江湖已有两百余年不曾出过盖压当世,可令九州江湖共尊的武林盟主。

   是以此印一直是由魏氏一族,以祖荫暂管此印。

   此印亦是魏氏一族的镇族之宝。

   天地悠悠,岁月苍苍。

   转眼间两百年已过,九州知晓此印者,已寥寥无几!

   青衣中年人身为魏氏当代家主,都有数十年不曾听闻旁人提及此印。

   今日再听闻,竟是直接问他这位当代魏家家主讨要九蛟印。

   而魏家,已然不是当年那个如日中天,执九州武林世家之牛耳的魏家……

   一时之间。

   青衣中年人心头千回百转,只觉得说不出的悲哀!

   他勉强的笑道:“第二帮主亲至,魏某自该尊从。”

   “但好教第二帮主知晓,家祖留下的九蛟印,早在一百二十余年前便已遗失了,家父生前便一直为此感到遗憾,深觉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可八方追寻,也无缘失而复得,最终郁郁而终,此事,当年知晓之人……”

   胖员外笑着打断了青袍中年人的话语:“某家既已至此,魏盟主又何必再拿这等小儿之言诳骗某家?一百二十年前那场闹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魏盟主应该比某家更清楚吧?”

   不待青衣中年人回话,胖员外又道:“常言道:福延三代。”

   “魏氏一族,自无仙盟主始,至魏盟主这里,已是第四代了罢?魏家家势每况愈下,明显是遭此印反噬,魏盟主如何能不警醒?”

   “而今天地界限再开,九州龙蛇起陆,两百年前之动荡即将再现,魏氏若再不识天数,强行占据此印,是祸非福啊!”

   青衣中年人听完,只觉得遍体生寒。

   第二老魔说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反正在他的耳中,都是屁话。

   第二老魔说这么多,才很重要!

   以第二老魔的身份与行事风格,他说这么多话的背后,彰显的是他势在必得的决心!

   他心头发苦,面上却还强撑着笑脸道:“第二帮主所说,魏某不是不懂,但魏某的确不知九蛟印的下落啊……不若这般,第二帮主给魏某一些时间,魏某回头就发动族中人手,里里外外的大清查一遍,若九蛟印的确还在我魏家,魏某定然双手奉上!”

   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

   再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拒绝!

   他可不是什么初入飞天的毛头小子!

   第二胜天背后站着的是谁。

   他很清楚!

   但交印也是不可能交印的。

   九蛟印乃事九州武林共尊的九州武林盟主信物。

   哪怕已经过了两百年。

   依然残余汇聚九州江湖气运的威能!

   这是他魏家的镇族之宝!

   也是他魏家每一代家主都能成就飞天之尊的凭仗!

   他怎能断送自家基业?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拖字诀……

   胖员外闻言,表情一点点的冷了下去。

   清晨灿烂的朝阳,似乎也随着他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得暗淡。

   但他依然在笑。

   只是笑容之中再无暖意,森然得吓人:“魏盟主可是觉得某家好言好语便好欺?”

   “某家既至,九蛟印,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魏盟主若一意孤行……飞天,某家也不是没有屠过!”

   听他如此说道,青衣中年人哪怕明知他是谁,他背后站着的又是谁,仍难制心头怒意!

   气海无杂鱼,飞天无尊卑!

   你第二胜天的确是江强龙!

   但我魏长空也不是任人欺辱的菜花蛇!

   他面无表情的一拱手,沉声道:“久闻第二帮主铁拳无双,正想领教!”

   胖员外咧了咧嘴,缓缓的点头道:“很好!”

   ……

   清平府。

   遮天蔽日的血光,迅速汇聚成一点。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血色刀气斩断朝阳,一刀劈向数里外的金甲武将。

   金甲武将举枪,一枪刺出,千百道枪芒倾泻而出,灿若万花齐开,天地之间仿若有千万只飞鸟齐鸣。

   “轰。”

   通天彻地的轰鸣声中,血刀斩尽万花,同归于尽。

   一道金色的人影,喷着血自从万花之中倒飞而出,几乎要稳不住身形坠落长空。

   数里外的黑衣人,缓缓收道,淡淡的说道:“你只是做错了事,我也只斩你三刀!”

   “可有的人做了坏事,他就只能死!”

   说完,他转身便化作一道乌光,破空离去。

   金甲武将见状,气得几欲再喷一口血。

   大哥。

   你砍也砍了。

   吓也吓了。

   倒是告诉我一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啊!

   请假理细纲。

  必须要停一天整理一下细纲了,明天补更。